每年全國人大會議進入第三天,“審預算”都是各團的重頭戲——政府明年的“襯衫錢袋子”怎麼用?代表們要討論,要拍板,不同意的要“拍磚”。
  和廣東團20多名代表僅有一人發言談及預算的冷淡相比,3月7日下午,浙江團“審預算”的場面很熱鬧。負責商務中心向代表解釋預算報告的財政部國庫司副司長楊瑞金,領略了浙江人“對數字的敏感”。
  “有財政部的人嗎?有個問題沒看明白:報告第11頁說,教育支出去年定的是2.3萬億,實票貼際只執行了2.1萬億,錢沒花完,為什麼?今年預算訂的是2.8萬億,按照GDP增速,占比才3.92%。之前政府‘教育投入占GDP總量4%以上’的承諾,不執行了?”浙江大學校長林建華代表一邊發言,一邊翻報告,好幾釐米厚的粉紅色預算報告被他折上了角,更厚了。
  “我解釋一下,4%指的是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——它既包括公共財政預算教育經費,也包括各級政府征收用於教育的稅費、企業辦學中的企業撥款、校辦產業和社會服務收入用於教育的經費等——4%是這幾部分的相加,不借貸單指第一項。”楊瑞金回應。
  “銀行利率近年‘三公經費’大幅縮減,但省下的錢都怎麼用?預算報告也該有個解釋。”浙江省科技廳廳長周國輝代表接過話茬,“我覺得,還是該用在社會保障、健康事業和救助困難群眾上。”
  “這個問題,我記下來了,回去向財政部反映反映。”楊瑞金回應。
  “為什麼去年節能環保預算,差了20個億左右沒花出去?是咱們定計劃時估計不准,還是情況改變不需要投入了?”又一位代表發問。
  “其中一個原因是,去年,部分節能產品的補貼政策‘到期’了,沒再執行。”楊瑞金回應。
  “我提個建議!”浙江衢州柯城區人大副主任鄭玉紅代表兩次都沒搶到話筒,不得不提高分貝,“以後預算報告里,咱們能不能把‘基本支出’和‘項目支出’分開?哪些錢是‘維持政府基本運行的’,哪些是‘用來幹事兒的’,別攪成一鍋粥,這個不改,代表們很難看得懂。”
  “還有,對有些‘對不上的數’,有人解釋是‘各地口徑不一樣’,有人說‘算法不同’,咱們預算里是不是該統一一下?”溫州醫科大學校長瞿佳代表乾脆站起來,扭頭對著楊瑞金提建議。
  作為財政部的列席人,楊瑞金不停地聽、記,但代表依然“不解渴”,有人乾脆招呼坐在角落裡的他:“司長,坐到前面來。”
  ……
  這種火熱的代表“審預算”場面,是兩會上的一道獨特風景。而中國江南控股集團總工程師黃作興代表,堪稱浙江團代表中的“死磕派”。
  審議會上,他就對預算報告中的“五險一金”問題“揪住不放”;會下,他乾脆拉著楊瑞金,當面咨詢了20多分鐘。
  “我就想知道:每年政府從企業、個人頭上收來的社保金是多少?政府又補貼、配套了多少?它們在整個‘五險一金’里,各自占多少比重?對預算我是門外漢,但這個問題,我必須弄清楚。”來自民營企業大省的黃作興,抱著厚厚一略預算報告,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。
  用黃作興的話說,他是帶著“老百姓的一肚子疑問”上會的,“不少人感覺到現在社保的負擔很重。對一些人來說,工資的42%要用來交社保——企業負擔31%,你個人負擔11%。本屆政府說要‘加大力度惠及民生’,怎麼在搞清楚比例的基礎上,把企業和個人的負擔降下來?我覺得這是最大的民生。”
  今年,一本黃色的大開本《預算報告解讀》手冊出現在代表手中。這本178頁的冊子,儘管“跟預算報告差不多厚”,但五顏六色的圖表、趨勢圖“讓代表們離看得懂更近了一步”。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培訓中心副主任崔文良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在代表培訓中,重要的一課就是“怎麼審查預算報告”,不僅許多老代表看不懂預算報告,“新代表更犯難”。
  “你不一定都能讀懂,但是你要讀一讀。”這是全國人大常委會預算工委調研室朱明春主任的提議,“代表千萬別忘了自己的職責。其實你只要花點功夫,真正的關鍵性問題是能把握的。只有新聞監督和預算監督形成合力,我相信我們國家的進步時代就能來臨,我們國家現代化、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是能實現的。”
  本報北京3月7日電  (原標題:未拍板先拍磚 人大代表死磕財政預算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xw88xwqg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